克山县:一个男人的“子宫附件”在哪里 人情案羁押癌症患者或致严重后果

2020-12-28 11:55知己交友网

克山县:一个男人的“子宫附件”在哪里 人情案羁押癌症患者或致严重后果

 

  导读

●涉案潜逃境外的齐齐哈尔昆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丰通航”)原“实际控制人”刘宏彦,与克山县个别警察非亲即友。2018年,昆丰通航经营收入4000多万元。刘宏彦遥控前妻王云,欲争夺利益,向时任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朱大勇索要800万元未果,便操纵警察对朱大勇追究刑责。

●昆丰通航唯一工商注册地和开户行都在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定代表人朱大勇居住地在哈尔滨,克山警方本无管辖权,仍任性越权办案,以朱大勇支配员工业绩提成款未向刘宏彦汇报为由,以涉嫌“职务侵占罪”立案。某位办案人员毫不避讳与刘宏彦有亲戚关系。

●身陷囹圄的朱大勇身患睾丸癌,于2018年10月15日入住解放军第211医院施行右睾丸切除术。医嘱“规律放化疗,每6个月复查、随诊”。2020年6月22日,朱大勇被警方带走后,不仅遭到办案人员“熬大鹰”,看守所还对家属多次要求的“遵照医嘱规律放化疗和定期复查”不屑一顾。在家属不下十余次哀求和朱大勇数十名战友的联名请愿下,看守所才将朱大勇送到克山县医院应付检查。检查部位竟是“子宫附件”。

 

克山县:一个男人的“子宫附件”在哪里 人情案羁押癌症患者或致严重后果

  朱大勇与昆丰通航的恩怨情仇

 

昆丰通航成立于2013年12月12日,在齐齐哈尔市原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主要从事农林业病虫害防控、施肥等航化作业,接受政府购买服务。公司此时的法定代表人是刘宏彦。

生于1981年5月10日的朱大勇是大庆市林甸县人,1998年入伍,先后在第40集团军、大连陆军学院、23集团军等部队服役。

据朱大勇的妻子林淑英介绍,朱大勇2005年退役后,先后在大庆满满酒店、嵩天薯业任职高管。“朱大勇聪明好学,重感情、讲义气,2013年由好友刘长林推荐,入职昆丰通航。2015年,由于高管之间产生矛盾,朱大勇在生日当天离职。2017年3月,在刘长林的说服下,朱大勇又回到昆丰通航,任总经理”。

据知情人介绍,昆丰通航在2016年陷入经营困境,原因是实际控制人刘宏彦用多家关联、控制的公司互相担保,套取国家数亿元资金,已潜逃境外。

据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2017)“黑81民初57号”民事判决书显示:

“刘宏彦作为昆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将昆丰公司大笔资金转给其所实际控制、关联的公司,造成昆丰公司近7亿元的款项无法收回”。

“刘宏彦作为昆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利用其在公司的特殊身份,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为其作为股东的其他公司、与其有关系的关联公司订立合同、交易、提供借款等,其在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的规定,给昆丰公司造成损失”。

“判决如下:被告刘宏彦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知情人透漏,由于朱大勇讲义气,不忍心昆丰通航的员工近一年拿不到工资,他说服爱人,从家里多年积蓄中拿出钱来给员工发工资。还说服好友魏占东、陈希等人投资昆丰通航,从而让昆丰通航起死回生。

工商档案显示,2017年,昆丰通航只有三个股东,魏占东出资800万元,占40%股权;陈希出资1100万元,占55%股权;朱大勇出资100万元,占5%股权。上述3人股权分别从原股东高春、赵洪伟、赵士臣名下转让,朱大勇是法定代表人,任总经理。这是昆丰通航第三次股权变更,已与潜逃境外的刘宏彦毫无关系。

应该说,朱大勇是昆丰通航的救命恩人。如果公司不盈利,也许就没有朱大勇今天的牢狱之灾。

由于朱大勇太勤奋,找来的两位投资人又太当真,2017年实现经营业绩1200万,以前离职的飞行员和几个有能力的员工纷纷返回。员工们被朱大勇的人格魅力所感召,劲头十足。2018年,昆丰通航经营业绩突破4000万元。

公司盈利了,刘宏彦的前妻王云出现了,以“实际控制人”的代理人自居。作为好友的刘长林又开始了新一轮游说,向朱大勇传达了逃亡中的刘宏彦意图:以承包的方式,让朱大勇每年向刘宏彦交净利800万元。朱大勇没有同意。

在此背景下,王云强行介入公司管理,并收买心腹,架空了朱大勇。

2019年5月,朱大勇从昆丰通航愤然离职,加入到另一家业务相同的通航公司。由于业务形成竞争,再加上昆丰通航的飞行员、业务员有七八个人主动追随朱大勇加入到新公司,王云对朱大勇恨之入骨,直接导致王云通过警方的关系实施报复。

王云的手段是,以业绩提成没向“实际控制人”刘宏彦汇报为由,先是以“挪用资金”报案,串通克山警方的亲戚、朋友,指使心腹“主动投案”。

“投案”人被迅速“取保”。而朱大勇被刘宏彦穿警服的亲戚带走后,作为癌症患者,连就医的权利都没有保障。

克山县:一个男人的“子宫附件”在哪里 人情案羁押癌症患者或致严重后果

  家属林淑英:朱大勇的“子宫附件”在哪里,企业家合法权益的保护就在哪里

 

2018年10月15日,朱大勇因右睾丸精原细胞瘤入住解放第211医院,确诊恶性,施行右睾丸切除术。住院73天,术后仍见左睾丸精索V曲张。医院意见:1.规律放化疗;2.术后每6个月复查、随诊。

朱大勇自2018年12月27日出院后,于2019年1月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做了首次放射治疗。此后应在每年的7月1日和12月1日前后复查、随诊。而朱大勇是2020年6月22日被克山警方带走的, 23日签发的刑事拘留通知书,7月28日宣布逮捕。这期间,朱大勇的妻子林淑英多次哀求克山县看守所,要对朱大勇的病情进行复查,看守所一位副所长以“需要请示上级”为由,一再推诿扯皮,拖延复查。截至2020年9月底,距离医嘱的复查期过去近三个月了,看守所仍未安排复查。

朱大勇的数十名战友为了挽救其生命,已联名写好了一份《请愿书》,准备联合向克山警方请愿。

请愿书指出,朱大勇的病情必须按照医嘱定期复查、随诊。睾丸癌的独特症状是,近90%的患者睾丸无痛感,因此客观上造成误诊率较高。根据相关权威资料,睾丸癌术后三年内因复发导致死亡率在20%。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军人退役后,依法参加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社会保险,并享受相应待遇。”可是,由于克山县公安局个别警察与案件利害关系人合谋滥用职权,朱大勇的医疗权利已经丧失了!

我们强烈要求:一、立即调朱大勇到解放军第211医院复查、诊疗,补救其已经被克山县公安局耽误的误诊时机,依法保障嫌疑人生命健康权。二、调查核实克山县公安局个别警察与关系人勾结,滥用职权侵害朱大勇合法权益的事实!

由于国庆假期,上述请愿书尚未发出。而朱大勇的妻子林淑英几乎天天找克山看守所,希望尽快安排复查。2020年10月15日,克山县看守所为了应付家属的多次哀求,勉强安排朱大勇到克山县人民医院复查。

对此,朱大勇的妻子林淑英表示,朱大勇的手术是在解放军211医院做的,本来还应该到211医院复查。他们安排朱大勇在克山医院敷衍了事,就是在草菅人命。“这不,问题出来了,检查部位竟然是子宫附件,这就说明克山医院对这种病是不专业的”。

林淑英说:“检查结果是让人可怕的。左侧附睾头结节,右侧腹股沟淋巴结增大,双侧精索静脉曲张。我咨询了211医院的专家,这种情况就说明病情在逐步恶化”。

克山县:一个男人的“子宫附件”在哪里 人情案羁押癌症患者或致严重后果

 

林淑英还表示,一个“主动投案”的人被取保候审了,专门逮着朱大勇往死里整,这本身就说明案件背后有人操纵。现在看来,朱大勇的“子宫附件”在哪里,企业家合法权益的保护就在哪里、这个案件的合法性就在哪里……

克山县:一个男人的“子宫附件”在哪里 人情案羁押癌症患者或致严重后果 

律师说法:朱大勇不构成 “职务侵占罪”

2020年11月,朱大勇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已由克山县检察院退回克山县公安局补充侦查。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刑事法律事务部主任王发旭表示,朱大勇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理由如下——

首先,公安机关认为昆丰通航的实际控制人为刘宏彦和王云,从而认为朱大勇在经营管理过程中需要向该二人请示的观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从昆丰通航的工商档案可以看到,该公司从2013年12月份成立起历经多次股权变更。也许在2018年3月19日之前,刘宏彦和王云通过其亲属等人持股的形式可能对公司还有一定的影响,但在此之后,公司的股东已经变更为朱大勇、魏占东和陈希三人,这三个自然人成为公司新的股东会成员。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该三人有权依法决定公司的重大事项和具体事项。如果说朱大勇在经营管理公司的过程中需要请示有关事项,其请示的对象应当是股东会成员,而不是所谓的实际控制人刘宏彦和王云。

其次,朱大勇作为昆丰通航的股东、执行董事、总经理,其有权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具体履行经营管理职责。朱大勇指令支付业务费用和业绩提成的行为是在履行与其身份相适应的权利和职责,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第三,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产生业务费用和业绩提成属于正常的营销范畴,也是公司日常经营过程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尤其朱大勇的身份不仅仅是公司的总经理,他还是公司的执行董事和股东之一。也许仅仅作为总经理无权决定大额费用的支配权,但人数较少或者规模较小公司的执行董事的职权由公司章程规定,一般与设立董事会的公司中董事会职权相类似。

第四,按照昆丰通航公司章程的规定,朱大勇以执行董事的身份有大额费用的支配权。至于在具体支配过程中的违规行为可以另当别论,但绝对不能冒然以刑事犯罪论处。

朱大勇的战友们也表示,自朱大勇被克山县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并不能保证及时就医的情况下,我们广大退役军人感到了极其严重的精神压力和生命威胁。我们多方请教刑事和经济专家后得知,朱大勇所涉案件是纯粹的企业内部争端,所谓“被害人”举报事宜也仅涉民事行为,克山县警方对此立案是错误的。批准立案的副局长王大伟或许还有其他错误,最近受到了组织处理被调离,具体办案人员还在一意孤行。

公安部先后出台过《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及《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等三项通知,三令五申强调严禁插手经济纠纷,克山警方对此毫无敬畏。

2017年2月,公安部召开全国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强调“坚决查处违规立案及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等行为”。公安部长郭声琨在会上强调,“坚定不移地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警,不断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推向深入”。强调“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决不允许‘微腐败’行为成为影响公安机关形象的‘大祸害’,真正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的实际成效”。对此,克山警方置若罔闻。

朱大勇的一位战友表示,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典型的关系案、人情案,是个别警察政治站位不高,在私利的基础上插手经济纠纷。另外,克山县公安局个别警察是在明显僭越管辖权。昆丰通航注册地是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劳动路11号,在克山县没有合法的经营行为;朱大勇居住地在哈尔滨市,即使朱大勇涉嫌的罪名成立,其“犯罪地”与克山县无关,克山县公安局也没有管辖权。

王发旭律师表示,最高人民检察院自2019年7月至今年3月,部署开展了“涉非公经济案件立案监督专项活动”,专门解决应当立案而不立案、不应当立案而立案,特别是以刑事案件名义插手民事纠纷、经济纠纷等问题。2020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涉非公经济立案监督”为主题发布第二十四批指导性案例,指导全国检察机关加大刑事立案监督办案力度,依法保护非公企业合法权益。这对朱大勇一案有借鉴意义。

“朱大勇一案已由克山检察院退查,已经体现了检察机关的执法精神。希望检察机关进一步履行‘涉非公经济立案监督’职责,弘扬法律正义,杜绝非法办案造成司法后果”,王发旭律师认为,“退一步说,就凭朱大勇是一位癌症患者,即使罪名成立,克山警方也应对其取保候审,或者检察机关应对其不起诉”。

(王健枫)

注:作者承诺

本文作者对文中所述真实性负责。郑重承诺,如有虚假愿意承担所有责任。作者王健枫。

版权所有@人民热线网